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给中国录拜年视频、中国红东京塔,日本向中国民众如此“卖乖”,还不是因为中国人在日的消费能力,和中国网红们的无敌带货能力?除了要留住中国人的钱袋子,日本还要把第三世界的劳动力引到日本来。

钛媒体驻日研究员丨玉琴


给中国录拜年视频、中国红东京塔,猪年来临,日本自上而下都向中国民众如此“卖乖”,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今年大年三十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中国人民录了2分钟的拜年视频,第一句就是中文的“大家,过年好”——这是日本首相首次通过视频给中国人拜年。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中国人民视频拜年


我并不打算谈政治,值得注意的是,猪年新年,日本还发动了“中国红东京铁塔”,可以说是破天荒的一次日本全民的示好行为。


你一定会问:安倍拜年和“雪梨”们有什么关系?

日本爆买,中国贡献了多少?


日本政府观光局发布年度数据,2018年访日旅客3119万人,中国旅客838万占绝对地位,总消费额,中国游客占34.1%,第二名的韩国只有13%,中韩就占了一半;人均在买东西上为11万日元,第二名的越南人只有6万日元。


从快消单品来看,2018年日本化妆品(包括尿不湿等快消品)的输出额为5260亿日元,比上一年度增长了40%,并维持了连续六年的增势——其中90%输出到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地区。


中国人的“爆买”,让奄奄一息的日本制造业重现了辉煌。


举个例子来说,沉寂多年的生理用品、纸尿布制造商unicharm,就计划在 2019 年新建工厂——钛媒体根据公开资料发现,这家公司已经26年没有扩张过了!此外,准备大力扩张市场的还有狮王等快消品制造商。


小红书上种草的日本某品牌,截图来源小红书


而像网红“雪梨”们极力种草的资生堂、花王等,更是供不应求。


资生堂准备2019年在栃木县、2021年在福冈投资500亿日元新建工厂,这是资生堂36年以来首次扩张。甚至有专门针对中国人,只在免税店和机场能买到的大瓶装的红腰子等产品线。可以说,“雪梨”们拉动了日本制造业,“小红书”救活了日本的快消品市场。


钛媒体在之前的报道中,也提到过很多制造业巨头们早就瞄准了这块大蛋糕,如位于东京和名古屋中间的静冈县牧之原市,近几年在推进“Made In Japan By China”(MIJBC,或来自中国的日本制造),旨在结合日本技术和中国资金,将共同品牌推广至中国乃至国际市场。


去年,钛媒体编辑在药妆店购买网红防晒霜安耐晒时,上面端端正正的用中文写着,“单次每人限购2个”。而到了今年,本月再度光顾药妆店购买时,库存很足,并且放在最显眼的位置,随意购买,迎合中国顾客购买习惯接受电子支付。


而在中国农历新年前一个月,日本几大药妆店,松本清、大国等早就严阵以待,全部支持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全家在日本全国的1万7千家实体店可以接受线上支付。笔者很早之前就收到了各大药妆店和商场的中国春节优惠券。


东京松本清药妆店接入了支付宝,并挂出中国福字(图片来源:网络)


不过,制造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而少子高龄化是日本近年来最首要社会问题。


日本“纺锤状”的人口结构,如今已经进化成陀螺状:15岁以下的儿童人口和15岁到65岁的劳动力人口不断减少,而老年人口不断增加。2018年日本总务省的数据显示,儿童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从2013年的13.13%下降到2018年12.57%;劳动力人口从2013年的62.47%下降为2018年的59.77%,而老年人口则从2013年的24.40%上升为27.76%。

为了解决这种压力,日本政府也是挠破了头皮。


与中国不同的是,这种大量的劳动力的输送无法通过农业闲置人口中补足,只能通过外国人才的输入。这其中,近邻中国是日本劳动力的主要来源国。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对外国人依存度最高的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广岛县的渔业,已经达到“每6个人中有1人是外国人”的比例,来自中国和菲律宾等国的“研修生”成为不可或缺的存在。


上文提到的零售业和服务业,也随着赴日华人旅游业的兴起,形成了巨大的劳动力需求市场。


中国春节“除夕夜”,东京塔首次点亮“中国红”


所以除了要留住中国人的钱袋子,日本还要把第三世界的劳动力引到日本来。


《新入管法》:向中国要人


2019年4月1日日本会实施《新入境管理法》,用放宽入境劳动力水准的办法解决日本国内的严重劳动力不足问题。去年11月28日宣布通过,2019年4月1日开始实施。预备从2019年开始的5年内,在日本14个行业,最大输入345150名人才。从去年10月法务省发布《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修正案概要以后,舆论就有了两极分化的趋势。


新的入境管理法所瞄准的对象,与之前的单纯体力劳动者,即媒体所称的“研修生”的入境管理分开,也是完全不同的范围。


本次新的在留资格中研修生换了新说法,叫“特定技能人员”,分为2级:特定技能1号,在留期限为5年,不可以携带家属滞在,主要针对护理、餐饮、农业和建筑业等14种;而这5年研修毕业后,并通过了日本语能力考试的人,则升级为特定技能2号,可以携带家属滞在,可以申请日本永驻,即拿绿卡。


赞成派的意见是,“未来5年内,日本会在这14个行业内至少有1455000人的劳动力缺口”。


本次法案的上限设在34.5万人,倘若有外国人才急速涌入的情况,政府方面会立即停止人才受入。日本厚生劳动省数据显示:


截止2017年10月,东北6县外国劳动者数量为2万7千人,40%为技能实习生。


但目前,在日本东北地区仍旧有大量的劳动力缺口。



而反对派最大的理由主要有三个:社会结构上,日本会迅速成为移民国家;经济上,威胁到日本的社保,医疗以及养老保险制度,这部分人会给负担沉重的日本带来更重的包袱——研修生要不要交养老、医疗保险,交多少等等都是需要十分精密的计算;历史遗留问题上,外国雇佣人员中越南和中国人最多,因为雇佣关系混乱以及人权问题,也是见报率最高的一群人。


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曾在文章中指出:


外国人最多只能待5年,不仅拿不到工作签证,而且所谓的工资也只是一些补助,还没有正儿八经的社保,从事的又都是最艰苦的体力活,因此联合国人权组织批评日本的外国人研修制度是“现代奴隶制度”。


2017年,在日居住的外国人总数391万人,占日本总人口的3%;在日工作的外国人为127万人。中国人是日本最大的外国人种族,总人口达到70多万人,如果加上加入日本国籍的华人,华侨华人的总数接近100万人。(数据来源: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日本会不会大批接受外国人移民》)


不过,据钛媒体驻日编辑预估,随着日本企业巨头劳动力需求的加大,这些反对派的声音也会在媒体中渐渐消失。


为了放进来更多的外国劳动力,今年的日语能力考试也将改革。


今年4月开始,预计会出现新的日本语能力考试种类。目前代表性的日语能力考试主要注重书面用语,新的考试将注重日常会话,用英语比喻来说就是从以前的托福型考试转换到托业型。


这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入管法“大论战”。1993年,日本经济破灭后也发布过大规模扩大外国劳动力为导向的《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当时的日本经济全面崩盘,外来人员威胁论始终是主流声音。但是这次,唱了20多年的“日本沉没”,不得不逼得日本全面开放。


不过,除了要挣钱,日本也被中国经济高速成长吓到了,除了移动互联网、金融科技等细分行业,企业的兴衰史也有专门机构设立研究部门。


安倍对于新技术趋势和新经济也十分关注,安倍政府力挺区块链产业,“我认为对于各种各样的“经济成长的可能性”进行研究是非常必要的。”

在安倍力挺下,今年或将成日本数字货币交易爆发的一年,也是区块链技术落地最快的一年。(参看链得得此前文章:安倍表态力挺区块链,日本市场小阳春乍现

日本产经省(相当于中国财政部)的历年的经济类、社会类、投资类调查报告,在2016年以前的研究报告中,研究对象中国都是放在其他里面的,除了美国、英国这两个国家单独拎出来,其他国家统一划归到其他类。


而在2016年以后,中国不仅被单独列出,占领了政府汇总报告中极为重要的角色,在2018年10月,日本成立了中国金融研究会专门研究支付宝、微信的移动支付。


日本还成立了官方促进和协助赴日投资的机构——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


据钛媒体了解,日本经济产业省最近决定,准备向外资系企业开放有关中小企业并购(M&A)的数据库,由该机构牵线搭桥(了解该机构,可下载钛媒体App,参看钛媒体之前报道:《赴日投资观察:除了制造业,生活服务、ICT、技术应用也值得投》)。(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玉琴,编辑/晓欣、葱葱



钛媒体祝大家猪事顺利,开工大吉

下载钛媒体App,精彩不容错过。

点击阅读原文或识别上方图片二维码
下载
钛媒体App」精彩不容错过
好文!别忘点“好看”
分类: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