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又是一年开学季,小学生的视频作业像是强加在家长头上的紧箍咒。

钛媒体作者丨锌刻度


在大多数中国家长心里,孩子的教育是大于天的事。但眼下,小学生的视频作业像是强加在家长头上的紧箍咒。


孩子和家长每天小心翼翼的围绕着它旋转,稍有不慎便会头疼欲裂,让人喘不过气。


疯狂的视频作业


每天下午,王勇(化名)总是频繁的打开QQ查看家长群的消息,生怕错过老师发出的任何一个指示。


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两年了,王勇的孩子今年正好小学二年级。每天下午三四点,家长群里就会有几十上百条的消息弹出,稍不留意,老师布置的作业就会被淹没在其他家长的回复中,一旦错过,家长和孩子都会被点名批评,王勇此前就曾遇到过。


王勇透露道:“我们那时作业都是自己的事,现在每天给孩子布置的几乎全是视频作业,这就必须要家长和孩子配合才能完成。”


去年王勇刚升职成为产品经理,但为了让孩子从小养成良好的作业完成习惯,王勇在每晚推掉无数个应酬后不得不陪着孩子一起录视频做作业。


王勇的孩子王子铭(化名)就读于重庆九龙坡区某小学,在下午四点放学,培训班课程结束后回家吃饭,之后就是小王做视频作业的时间。“要想不是最后一个发出去,吃完饭就必须马上开始进行视频录制,这期间家长需要全程陪同。”


在王子铭看来要想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爸爸,自己和手机都是必不可少的三个元素。


家长在一旁进行录制,孩子面对镜头进行指定课文的背诵,朗读等,一个视频短则几十秒,长则十几分钟,而大多数孩子都不可能一遍就过,往往一篇文章要求重新录制四五遍才可以,而多录几次之后,孩子的脾气也跟着出来了。


“和孩子一起做视频作业到晚上十一点是比较正常的事,孩子发脾气我也要忍着怒火陪他一起完成。”王勇告诉锌刻度:“特别在背诵一些古诗文的时候,小王已经算是记忆能力不差的孩子,但在背诵诗文的时候也需要录两三遍才能过,很多时候孩子一边哭还要一边录视频,还是挺心疼。”


王勇对此表示担心,害怕孩子会因此产生严重的厌学情绪,在家长群里不少家长都有相同的担心,其中包括东东妈妈。


“数学老师的视频作业是让孩子能够复述出老师白天讲的内容,有时要将习题的演算方法像老师讲课一样给家长讲一遍。”东东妈妈表示很不理解老师的作业内容,“像数学这样的理科科目只要能解题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浪费精力在讲题上?”


由于东东此前数学一直都是接近满分的成绩,但数学老师也开始布置视频作业后,东东放学后练题的时间明显减少,成绩反而开始在95分附近徘徊。


东东妈妈将孩子成绩下滑迁怒于每天的视频作业,他表示数学是靠练出来的,不是靠讲出来的。并且视频上传到群里之后,如果没有按照老师的要求来讲题,视频是需要重新录制的,这样经常会因为视频作业折腾一个小时以上,孩子的积极性受到打击,孩子头疼,家长更头疼。


部分家长辅导孩子的反应,截图来源微博

不仅如此,经常有父母出现视频格式不对导致视频无法上传等问题,因此在家长群里关于如何正确的上传视频文件,如何拍摄等问题此起彼伏。


“为什么你家孩子的视频清晰度这么高?”“为什么你们的视频只有几兆而我的有几十兆”。类似这样的问题,东东妈妈表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作为一名八零后,在微信或者QQ群里上传视频是简单的事情,但对一些平时只有爷爷奶奶在身边的孩子来说,视频作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孙悦(化名)的爷爷是一名越战老兵,面对敌人的枪林弹雨都不退缩的老革命却在孙女每天的视频作业面前犯了难。“现在的高科技搞不明白,我拍出来的视频达不到老师的要求,”孙悦爷爷告诉锌刻度,“在给悦悦拍视频作业之前,连手机的照相功能也不会用。”


孙悦爷爷表示有时候让孙女自己用自拍杆进行拍摄,上传,他在一旁进行监督,但连续一段时间都在晚上十点才结束,从那之后更多的是悦悦自己在上传,拍摄,孙悦爷爷只要确定今天的视频上传成功后,便可以了,至于是完成的过程,他表示自己完全相信孙女的自觉性。


视频作业,早已不是孩子自己的作业了,它将孩子和家长甚至整个家庭牢牢的捆绑在一起。


在老师布置的视频作业面前,每个家庭都拿出十二分的努力,并在老师面前显得小心翼翼。


在微信群里随缘批阅


“老师在家长QQ群里掌握着孩子的‘生杀’大权”,王勇告诉锌刻度,“要是有孩子没有按照规定上传视频作业,老师会将孩子的照片上传到QQ群里”。王勇表示,那个时候就想找个地缝自己钻下去,比自己工作上没有做好内心还自责。


王勇的孩子曾因为没有按时签到被老师在群里点名批评,孩子回到家看到群里自己照片面前三个硕大的红体字“没签到”从而责怪王勇没有提醒做好这件事,让本就自责的王勇心里更不是滋味。



与此同时,王勇对老师是否对每个视频都认真观看批阅表示怀疑,一个视频平均4分钟左右,一个孩子平均每天要上传2-3个视频,每个孩子的视频作业平均在8-10分钟左右,而班上有40名孩子,也就意味着老师如果每个视频都认真观看会花费400分钟(6个小时左右)时间。面对这样的数据,王勇向锌刻度表示,老师一定没有每个视频都认真观看。


老师布置完视频作业之后,又是怎样进行批阅的呢?


锌刻度注意到,在家长群里,晚上八点左右是家长上传作业的高峰期,孩子的其中一个视频上传成功后,在上传第二个视频等待的时间里,第一个视频往往被淹没在其他孩子的视频作业中,等第二个视频作业上传成功,已经与最开始上传的相隔很远。


“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两种解决方式:第一打包上传,这个需要在电脑上进行操作,大多数的家长显麻烦,有些在技术方面也不会;第二就是全部录完成之后再上传,大多数家长是这样做的,但也会遇到上述情况。”


重庆主城区某实验小学的语文教师苏老师告诉锌刻度,“根本没有时间全部仔细的看完视频,对我来说更有效的操作办法是随机抽查,但也不能抽到的孩子视频全部仔细看。”


东东妈妈表示现在布置的视频作业都是录视频,背诗等,并且都要在旁边指导参与的,如果家长懂一点还好,不懂的话家长在旁边就会很烦心,老师对孩子发的视频也并没有认真观看。在东东妈妈看来老师把什么事情都推给家长来完成。


层出不穷的作业APP


锌刻度发现,除了视频作业之外,现在家长手机里至少有两三款必须下载的作业App。


比如作业帮,一起作业,晓黑板,小猿搜题等,不仅如此在家长群里几乎每周都有新的作业App供家长们选择下载。



对此钱老师表示,这是科技进步带来的好处,在钱老师看来这样能极大的提高老师的工作效率,同时也促使家长对学生的学习进行管理和把控。


锌刻度发现,这些层出不穷的作业App背后是K12(是指从幼儿园到12年级的教育)的万亿市场。


通过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下半年教育领域融资额比去年增加了223%,活跃用户规模一度接近2.5亿,在补课高峰期的暑假期间更是出现了20%以上的增长,并且在K12线上消费200元以上的用户比例远高于整体网民的消费比例。


有市场就有资本涌入,在猎豹全球智库的K12领域周活跃渗透率排行榜里,作业帮和小猿搜题分列第一、二位。锌刻度通过企查查查询得知作业帮目前融资到C轮,而猿题库已经到了E轮。



事实上,锌刻度调查发现在K12教育领域里,少不了BAT等互联网巨头的身影。并且从百度对在线教育的布局来看,K12是其重中之重,作业帮就是从百度拆分出来的。腾讯虽然在不同教育子行业都有自家产品如企鹅辅导、腾讯大学等,但是对在线教育的的投入大部分是通过投资来进行的。



作业类App的风靡并不是一时兴起,基于市场需求和时代变革的产物,随着二胎政策开放以及国人自我增值需求的不断加强,这个市场仍然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对家长的一种心理绑架


面对学生和家长的质疑,老师们执有各不相同的观点。与苏老师执教同一班级的英语钱老师对布置视频作业的方法表示肯定,她告诉锌刻度,我非常赞成这样布置作业的办法,原因有三点:


第一,在英语口语上只有多说,才能有进步,拍摄视频作业之后,老师和家长都可以一起矫正孩子的口语;


第二,视频作业的方式可以培养孩子在镜头面前的自信,锻炼孩子讲话的胆量;


第三,站在老师的角度来看希望家长和学生来配合完成,现在不管是家长还是社会都是想要看到孩子成绩提升,但现在时代不一样,在自己教学经验中发现,越是家长积极配合督促的孩子成绩越好,而视频作业就是让家长参与到孩子的教学中。


同时,钱老师还提到:“其实只要作业布置了,家长和学生大多数都会认真的完成,最多迟交而不会不交”。同时,钱老师表示只要是负责任的家长都怕自己的孩子成为最后一个完成作业的,所以在视频作业的完成度上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即便有的家长认为所谓的教学模式创新并没有对教育本身创新,仅仅只是新教学工具的应用对孩子自身并没有能够带来好处。但在钱老师看来,这是一种教学模式的创新,也是数字化时代必然的产物。


不过与钱老师不同,重庆某小学刘校长对布置视频作业这一做法表示极力反对。


在刘校长看来,教育应是人内心从原点开始的激发与引领,如果过分依赖现代化手段则变成了“程式”,一种流程,而教育并不是“加工”,因此,教育是激发人去发现创造“视频生活”,而不是利用“视频”去教育,万一停电,万一世界无当今科技,我们难道就不进行教育了吗?


刘校长表示,视频作业也可以说是教师“推责”,利用家长望子成龙心切从而对家长、家庭的一种心理绑架。


除此之外,广西某高校从事教育学教学的吕老师表示“老师布置作业的初衷应该是以孩子接受程度来决定,如果采取视频作业这样一刀切的方式来进行不是最科学的。”


吕老师进一步解释道:“如果家长不会录视频咋办?老师判别合格与否的标准是什么?是孩子是否做这事还是家长是否做这事?是技术层面还是证据层面,是背得好还是背不好?这些都很难界定。”


倡导家长引领孩子没错,但不能任务式,传视频把原来的核心环节引领孩子阅读积累,变成了家长和孩子共同完成视频录制与上传,这就本末倒置了。不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作业布置,其核心都应该遵从以孩子为主的思想。(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采访者均为化名


钛媒体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新春大吉

下载钛媒体App,精彩不容错过。

点击阅读原文或识别上方图片二维码
下载
钛媒体App」精彩不容错过
好文!别忘点“好看”
分类: 未分类